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宋国青中国经济要先刺激再抑制我的钢铁

发布时间:2019-08-15 12:11:01
宋国青:中国经济要先刺激再抑制我的钢铁 我对目前宏观政策的看法主要是两条。第一,大的调整已经基本到位,下一段时间需要的只是微调。这一点很多人都是比较同意的。第二,在微调的方向上短期内应以防冷为主。 在过去几个月,工业的增长 速度已经显着下降,季节调整后的月环比增长速度按年率算稍微高于10%,这对应着7%左右的GDP环比增长速度。因为目前的GDP绝对水平还比较高,应该算偏热,环比增长速度低一点是好的。但是,偏热的程度比较小,稍微调一点就可以了。另一方面,贷款和货币数量增长率压得很厉害,应当及时调整。主要是从这一点考虑,说短期内微调应当防冷。 电力紧张的情况对工业生产有一定影响。但是从价格情况看,电力影响生产的问题并不大(当然,是说问题本身不大,而不是说影响不大)。在过去三个月,消费价格指数环比增幅按年率算约5%,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和人民银行的企业商品价格指数微幅上升。后者主要是由能源价格上升包括电价上调引起的。 在总的情况基本稳定以后,可以比较从容地考虑下一阶段的宏观经济总政策。我想六个方面的政策是很重要的。 第一,4月份以来出台的一些行政性控制手段可以尽快撤消,去年和今年增加的控制银行信贷的一些政策也可以调整,尽量少用行政手段。在各项宏观调控政策中,土地管理政策影响最大,其次是针对行业的歧视政策,应当也可以尽快尽量恢复正常。 第二,尽快调整汇率。这是早就该做的事情。对这个问题讨论的很多,不同意见也很多,难以一一评论。在现在的情况下,主要的考虑是,出口增长速度很高,压低一点影响不很大。不需要将出口压成负增长,只要在两年左右将增长率降到10%以内就可以了。现在都说煤电油运紧张,其实出口对此的贡献是很大的。压一下出口的增长速度,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在现在的情况下,进口原材料的价格相当高,电价调整还没有到位,铁路运价偏低,这相当于对出口补贴。更重要的是外汇储备问题,在外币利率可能上行的情况下,外汇储备是亏的,且不说汇率的走向问题。我去年研究过汇率,最担心的就是美国通货膨胀率和利率上升,现在一步一步全来了。 泡沫这个词意思不准确,勉强用的话,可以说现在应当特别注意防止出口泡沫和外汇储备泡沫。在通货膨胀率下行甚至通货紧缩的过程中,货币和外汇是真金白银,实物资产相对是坏东西;在通货膨胀率上行的过程中,货币和外汇相对是坏东西,实物资产是真金白银。1998年说外汇是真金白银,有一定道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三,控制财政支出的基础上,有一定规模地减税。过去多年,财政支出和收入的增长速度远高于经济增长速度,企业和居民实际税负不断上升。在经济景气好和真实利率偏低的情况下,企业感受不到压力。一旦经济增长速度减缓,再加上真实利率调整,企业将面临很大的压力。需要注意的一个重要情况是,消费价格和工资的调整落后于生产资料价格和一般工业品价格的调整。在宏观调控以后的一段时间,还可能出现工业企业产品价格下降而工资上升的情况。现在差不多或者接近是这样。从长期来看,中国也是需要减税的。 第四,调高政府控制的有关价格。电价已经调了,但在短期还嫌低,铁路运费偏低的情况可能更严重。前些时候的一个考虑是怕助长通货膨胀率上升。且不说这个考虑是否有道理,现在也不必担心。明年的通货膨胀率应当显着降下来。7月份的5.3%的消费价格同比涨幅应当是到头了吧,四季度开始将下降。 第五,在上述基础上根据情况调高利率。 最后, 现在国际粮价大幅度回落,可以增加粮食进口,不要等到明后年集中进口。今年和明年,国内粮食供求缺口比较大,后年可能最紧张。过去几个月资金紧张,也许对粮食商业库存的增加有影响。 对于总需求的效果,价格调整大概是中性的,撤行政手段和减税是刺激性的,上调汇率和利率是抑制性的,总的效果可以达到基本平衡,因为利率可以根据情况灵活调整。在现在的情况下,政策的顺序可以先刺激后抑制,利率调整放到后面再说。 现在各方面看法分歧还是比较大的,是否考虑由央行出面明确宏观调控的目标,具体就是公布通货膨胀率目标。这个定下来,其他的事情包括价格调整和粮食进口等就好安排了。明年的通货膨胀率目标可以按3%定,既是比较理想的,也是可以实现的。(作者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肠胃敏感饮食注意事项
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有哪些
弥勒灯盏花种植基地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