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梦回武唐春 第237章 苦战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1:04

梦回武唐春 第237章 苦战

李遥无语,秦景则是扯起一张冰冷的狠脸,瞪着李遥骂道:“少在那儿胡言乱语,今日你若不断两条腿,老子包你走不出这乾园。”

“得,话别説的那么满,你那表弟秦羽,还不是牛b轰轰的对我説,要干残我,可结果呢?还不是灰溜溜的离开了长安城,你xiǎo子今天若能杀了老子,老子立马给你爷爷烧高香啊!”李遥抱起双臂,不屑的回了秦景这么一句。

他这一説,大堂里所有的大内侍卫,个个都吓傻了呀!谁不知道这秦景爷爷秦叔宝,在大唐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平时谁见了秦景,都得对他客气三分,就连武则天都不敢重声斥责于他,这李遥竟然还説话这般不客气,你説他们能不惊讶吗?

秦景这阵儿也是给李遥气的不轻啊!

站在那里赤红着一张脸,秦景直接是伸手一抓腰间双鞭,对李遥吼道:“好xiǎo子,你狂的很啊!我这对双鞭,是我爷爷随着先主征战沙场时,杀敌立功的神兵利器,它不知沾染了多少狂徒鲜血,它已经好久没尝到鲜血的滋味儿了,今日我就拿你的血来祭它,等把你杀了,我再去向太后请罪,老子就不相信,太后会为了你这样一个xiǎo混混出身的人物而对我怎样。”

“喂喂!你不是吧!你就想这样对我这个赤手空拳的人动手啊?”李遥赶紧的挥手反问。

“丢两把刀给他。”秦景立马对着身旁的两个侍卫大喝。

那两个侍卫哪敢忤逆,想都没想便是抽出腰间的长刀,一人丢了一把给李遥,李遥弯腰将两把长刀一左一右的捡起来,看着眼前这气势汹汹的秦景,他都是忍不住的往喉咙里咕噜的咽了两口口水。

关键就是,这秦景的气场可着实是比那秦羽要牛b的多了,要不怎么説他秦家在大唐牛叉呢?就是其它的名门后代,都比不上他秦家历害,就拿程伯献来説,同样是名门之后的他,可是一diǎn儿都比不上这秦景啊!

俗话説的好,这人比人气死人,程伯献和这秦景比起来,两人还真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谁人看了都会觉着程伯献不如秦景。

不过这阵儿,李遥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

因为秦景早已是迈着蹬蹬大步走向了他,走到李遥身前十步距离外,秦景停下脚步与李遥堪堪对峙起来,瞪着李遥又是喝道:“听説你刀法特别历害,就连胡将军安道买都不是你的对手,那我秦景今天到是要好好的领教领教你的刀法了。”

“那个秦统领,咱俩光是这样比没意思啊!要不咱们还是来加个彩头如何?”李遥狡黠的回道。

“你xiǎo子又想耍什么花招儿?”秦景貌似不吃李遥这套。

李遥每次和人比试的时候,总想捞diǎn儿好处,这是正是他的xiǎo人物心理,可他就是凭着这样的xiǎo人物心理,赚了不少,像安道买和他比,他就赚了一栋大宅子,所以李遥尝到甜头了,他就把这习惯给养成了。

秦理根本就卖李遥账。

不等李遥説话,他又是抢先的开口喝道:“加个屁彩头,今日只有老子教训你的,没有什么彩头好加。”

“不是……”

“少废话,受死吧!”李遥话还不及説完,秦景早已是气愤的一声大喝,举起手中的漆黑双鞭,便是嗖嗖的冲向了李遥。

李遥吓的眉毛一突,心道这王八蛋真是个急性子,都懒得和他废话了,看来这一次,他是从这秦景手里敲不到什么好处了,而秦景使的是双鞭,自己手中又有双刀相助,那雪舞狂刀的双刀式,正好足以对付他。

这般想着,李遥也是不客气,立马将双刀式使了出来,一双手捏着两柄长刀,卷起漂亮的刀花,与秦景稍一接触,两人便是爆发起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丁丁当当……”双刀与双鞭相碰,爆发出一道道丁当的金属交击之声。

一旁围着的众多大内侍卫,看得张大嘴巴,一阵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是想不到,李遥这个在他们眼里是xiǎo混混儿的人物,一手双刀流刀法,竟然是舞的这般漂亮,密不透风之下,竟还是攻守秉备。

不仅能完全的抵御住秦景双鞭的进攻,还能有效的反击秦景,使得秦景打的都有些手足无措,这样的实力怎么説也不像是个吃软饭的xiǎo混混儿吧?这阵儿,这些大内侍卫都在心里思考,他们是不是看错李遥了?

“膛……”正当众侍卫心里这般想着的时候,在一道响亮的膛声巨响之下,李遥与秦景二人皆是向后退开。

两人第一次的试手一击,到此结束。

而经过这第一击的试手,两人对对方实力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李遥自认,比起程伯献,这秦景的功夫要历害的多,他手中的那一双长鞭,果然也不愧是神兵利器,非一般兵器所能抵挡的。

这不,李遥此刻手中的一对长刀,早已经是在刚才的对攻中,被秦景手中的双鞭给打的到处都是缺口了,李遥毫不否认,如果接下来的对攻中,李遥再没有两柄神兵利器在手的话,他很有可能败北在秦景手下。

因此,李遥不得不选择苦战才行。

而秦景则是心里惊讶的不得了,他之所以这般恨李遥,那也是因为董丞跑来找他,给他説了李遥很多的糗事儿,到了董丞嘴里,李遥自然是要多卑鄙有多卑鄙,秦景都不曾想过,李遥当真还有此等与他一战的实力,直到现在,秦景不得不在心中承认李遥,觉得他的确是有狂妄的资本。

心里想明白这些,秦景也是站直身体,收起双鞭,对李遥説道:“看来董丞那xiǎo子,当真是把本统领给忽悠了个不行啊!你不像他説的那般没用,就单拿你这实力来説,与程伯献都不相上下了,程伯献想赢你可能都难,你也不是什么庸材之辈嘛!”

“哟!搞了半天,董丞还跑来给你説过我坏话?”李遥傻眼。

“昨日他来过,我当时都有些好奇,你都成了他姑爷了,他还跑来説你坏话,感情那xiǎo子是看你不顺眼,故意的找我修理你呢!”秦景亲眼见识了李遥的实力,这才将事实给李遥説了个一清二楚。

直到这一刻,李遥才弄明白了,原来秦景派孙笑把他找来,不单单是因为看不惯他,还有他和秦羽之间的过节,最重要的就是董丞来説过他的坏话,偏偏这秦景也是个愤世恨俗之辈,那他现在会这样对自己,到也不为过。

将手中两柄砍坏的长刀丢到地上,李遥索性也不打了,而是抱起双臂,对秦景説道:“即是这样,那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你的确实力强悍,这一diǎn我十分佩服,我们有任何过节,可以择日再战,今日是因为董丞忽悠,你我二人才动的手,现在打也打了,秦统领,我们二人就算不打不相识,今日就当交个朋友吧!”

“怎么,你想逃?”秦景将双鞭扛到肩膀上,不屑的反问。

李遥他娘的想哭啊!心想,你他娘的扛着一对神兵利器站在那儿,我就算手里捏着十把长刀都不够了你砍的啊!要是我真再继续和你打下去,那不是老子傻了吗?要打也得等到下次,等老子搞到神兵利器能克你那对双鞭的时候,再和你打吧?

正是因为心里有这等想法,李遥才不想再和秦景继续的斗下去,可秦景却是不打算就这般放过李遥,又是将双鞭取下,右手抬起长鞭直指李遥,秦景冷道:“今日要么我们分出胜负,你胜了你走便是,我们保证谁都不拦你,要么你就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让我打断你两条腿,之后你爬出去,否则我就打死你,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三个选择,你自己看着办。”

“秦统领,你可别欺人太甚啊!兔子急了可都会咬人的,还更别説是我了。”李遥的脸冷了下来,狠狠的瞪着秦景吼道。

“来吧!”秦景不屑的冷喝。

李遥心里着急不已,事到如今,他早已是陷入了苦战之中无法自拔,自己没有选择,只能与秦景分出个胜负,也就是説,他只能打赢秦景,然后大摇大摆的从这里离开,否则的话,自己走得出去走不出去,还真就是一个大问题。

可关键就是,秦景手中捏着两柄双鞭,此等神兵利器可不是普通的长刀所能抗横的,只要秦景手中捏着这两柄双鞭,在兵器上他就输了秦景一筹,无论李遥刀法多历害,手中兵器不及秦景,他最后都只有败北的命。

所以李遥这阵儿不得不考虑,如何和秦景打这一场,闷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李遥突然是一计上心头,对秦景説道:“秦统领,你双鞭神兵在手,我就算再多拿几把长刀,也照样打不过你,你要有种,就把双鞭放下,咱们手上见真章,你敢否?”

“你想和我拼拳?”秦景笑问。

“难道你觉得你靠着一双神兵利器来和打,很光彩吗?”李遥则是摊着手,一脸不在意的反问。

邹平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郧西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兰州白癜风治疗方法
宜昌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