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解读泰囧现象它是迷茫时代的浮躁出口图活动

发布时间:2019-07-14 03:27:49

解读《泰囧》现象:它是迷茫时代的浮躁出口(图)活动资讯

截至12月26日凌晨,贺岁喜剧《人再囧途之泰囧》票房已达7.6亿元,打破今年《画皮2》创造的7.02亿元纪录,成为华语片新票房冠军。目前,尚有一个悬念:能否在剩下一周时间内赶超《泰坦尼克3D》的9.7亿元,登上今年全年票房冠军宝座。业内人士更是预计影片很可能会成为首部过十亿的华语片。 这部“神奇的喜剧电影”,在2012年岁末掀起了一股观影热潮,也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喜剧电影所蕴含的巨大市场潜力。同时,面对中国电影整体现状,也引发很多热议。 从《泰囧》叹中国电影『太囧』 导演、编剧万里 跟几个圈里的朋友吃完晚饭,大家聊起《泰囧》现象,其票房已经破七亿。北京深冬清冷的半夜,在我独自驾车回家的途中,忽然决定改道去了电影院,买了《泰囧》最后午夜场的票,决定一睹真相。 不得不说,《泰囧》现场的观影效果还不错,但你也不得不承认,从专业的角度讲,它有很多逻辑上的漏洞、桥段上的庸俗、镜头处理的普通、表演上的刻意,但也许恰恰是这些因素在某种层面上导致了它今天的表现。 中国观众真的很仁善,他们很多时候要的并不多:在今年这样一个“沉重”的贺岁档,一个简单的故事、几位亲民的明星,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全心为了快乐的年终,于是一个古老的“倒霉蛋加一根筋”的喜剧模式在N年之后,居然激发出了无穷的票房潜力。 我们有那么一大批朴实的观众,他们只是想寻求一种简单的观影愉悦,而这也是作为商业类型电影本来就应该具备的,但这在中国电影都已经多年少见了,因此我们会把一部合格的喜剧电影神化。我们总是试图将简单的复杂化,将浅显的深度化,将本来提供娱乐的掺杂教化,不是说这样不对,而是我们未必具备这样的驾驭力,于是退而求其次,只是把简单的做好。 徐峥说《泰囧》的成功首先在于类型的明确。作为产品,这一点值得肯定,但在肯定之余,并不代表推崇或全面肯定,起码从电影专业的角度讲是这样。 如果一部电影能够在商业成功之余,在电影本身上也能有所突破或创新,应该是电影人永远该追求的目标,即便这很难。于是,在开始任何一部电影制作之前,定位明确成了最为关键的一步,想清楚到底要什么,就努力按那个标准去做,不要贪多,也不要退而求其次,想必也就不会再夹在票房与艺术之间自我“太囧”了。 大笑背后,是迷茫时代的浮躁出口 资深媒体人单士兵 电影《泰囧》太火了,不论是电影人,还是看电影的人,都看得有点蒙。到底为什么? 《泰囧》是公路喜剧片,不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会被过度解读,也不像《一九四二》将人带进压抑沉郁的氛围,它让人们在密集的笑点中,找到了一个短暂安放心灵的轻松地带。 简言之,这部电影成功聚焦了中国最大的观众群——价值溃散和压力沉重的人们。 因此,用轻松娱乐来消解内心的迷茫虚空,自然成为一种公共选择。连《泰囧》导演徐峥都坦言,电影最大的遗憾是“不够深刻”,“少了点情怀”。 一部《泰囧》的火爆,是一个浮躁年代残酷的文化写照。《泰囧》和同类型的奥斯卡最佳影片《雨人》,都在讲述一段摆脱金钱利益诱惑,回归亲情伦理的心灵旅程。但《雨人》对价值、文明与自由的强力守护,让影片展现的亲情魅力更加细腻而沉厚。而本土化的公路电影《泰囧》,冲击力和爆发力全在于徐铮、王宝强、黄渤这群超级“囧神”组合,释放出“接地气”的喜剧效果。 所有的人生都是在路上,以公路喜剧片的既定模式反映中国人的现实生态,是个很好的表达框架。那种人在旅途的价值,同样也是在探索个人自由实现,希望到精神的彼岸找到信仰。 《人再囧途之泰囧》,成为迷茫时代释放群体浮躁的精神出口,从这样的文化囧事中,应该透视到在这个价值溃散和压力沉重的困窘年代的人们,在遭遇怎样的生态困境和精神尴尬。而在这样的语境下,探索更加深刻、更有价值、更具情怀的文艺作品,无疑就需要更大的付出和勇气。 黄金组合:标准商业电影 知名娱乐评论人章杰 2004年,王宝强刚拍完《天下无贼》。那头,他跟我说,自己还没尝过一夜走红的滋味。那次在上海看片,他就坐我边上,穿着运动裤,一件蹩脚的衬衫,默默无闻。 2006年,黄渤刚演完《疯狂的石头》,那个农民工“黑皮”让人爆笑,但他的知名度依旧仅限在圈内。采访他时,他同样说着“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加深入人心的角色”。 2010年,当人们还记着《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徐峥时,他跟我说,自己想和杨庆(《夜店》导演)一起做个工作室,自己当导演。 匆匆又匆匆,人生总是不停给人以惊喜。王宝强从一个最普通的群众演员,成了华谊公司最赚钱的“一哥”;黄渤奋发图强,捧回金马影帝,成立了工作室;而徐峥呢?已成“票房灵药”,并非大成本制作的《泰囧》一举杀入贺岁档,令业内惊呼,令观众欢笑。 有人质疑,凭什么?大明星大制作多了去,凭什么他们能成功?那我要说,因为他们很认真,很执着地为电影,就那么简单。《泰囧》团队在这3名“活宝”的带领下,走南闯北,为观众所想,为市场所想。再仗着天时地利人和,当然一炮走红。 三个中国最接地气的男演员,他们并不英俊,但却从来不缺观众的追捧。他们在一起的“光合作用”,成就了《泰囧》的火爆异常。3名“奇葩”逆袭成功,也给业内人士当头一棒:不需要什么高富帅,也不需要金钱万贯,只要目的纯粹,用功认真,观众自然会看到!标准的商业电影就这么简单! 观众选择『简单的快乐』 着名影评人云飞扬 徐峥导演的《泰囧》,非常貌似许冠文、成龙当红年代的喜剧电影,是一部绝对符合类型片操作模式的电影,非常有可能超过10亿人民币的票房收入,也为当前的华语电影市场提振不少。 《泰囧》的貌似意外成功,更加反衬出绝大多数中大型投资的商业电影并不够尊重观众,态度问题导致很多电影成为编导的试验品,往往借着艺术的名义而四不像。很多观众愿意去看第二遍,大都源于《泰囧》简单的快乐。 快乐本来就应该是贺岁的主旋律。生活压力大、节奏超快的当前,观众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简单的快乐,君不见各种年会上的奇葩style,台上台下要的就是这么简单没心肝的快活。在严寒岁末,合家欢电影才是观众乐于看到的,贺岁档的本来面目也是如此。 光线传媒发行的《泰囧》,档期提前8天上映,从而独霸市场达8天之久,也导致神奇档期的出现,一如《画皮2》创造纪录之时。银幕外的变数,犹如片中三人“囧囧有神经”的异域迷路之旅。 《人再囧途之泰囧》开场便比《人在囧途》更豪华和夸张,三人的诉求带有更多元化的目的性,碰撞出的效果也更诙谐,而非单一的回家与偶遇。 《泰囧》绝大多数桥段的发生具备必然性,主人公从最初的符号、标签,到有血有肉的小人物悲喜,从人际关系的冷漠、隔阂到相互理解之后的同情,以及对失落的人生意义的寻找和确认。 片中的徐朗放下成功欲望,王宝实现绮梦(范冰冰的惊喜客串),而高博也若有所悟。从寻常的恶意到一般的善意,再加上一系列处境喜剧,足以构成大众狂欢的理由。其实,快乐很简单!

盐城网站优化,如何让你的网站排名居高不下
seo优化怎么做
微店电脑版官方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