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最强丹神 第五百四十六章 大结界!

发布时间:2020-01-18 09:54:49

最强丹神 第五百四十六章 大结界!

一众人等,纷纷瞪大眼睛看着柳冰倩。

“这……”

叶雪仪是张大了xiǎo口,面色通红比,惊呼出声:“冰倩姐,你……”

柳冰倩两颊晕红,眼如diǎn漆,柔软滚烫的樱唇上,散发出一种如兰似麝的芳香。

她紧紧咬着嘴唇,再不敢抬起头來,也不敢説一句话。

仿佛,她单是站着,便已经用尽了身的力气。

沒有人可以想到,柳冰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强吻叶子锋。

“咳咳……”她的娇躯轻轻颤抖,就连她自己冷静下來,都被刚才的行动给吓到了。

可是,这一切像是情难自禁,顺理成章而为之。

片刻的沉寂。

对她來説,宛如已经过了数年之久。

“冰倩……”

叶子锋从一片愕然之中,回过神來:“我有话要对你説……”

“不,别説,别説,我求求你,别回答我好不好。”

柳冰倩闻言之下,紧紧攥着粉拳。

之前她偷听到叶子锋的那次内心独白的事情,让她的心中,一直都有着阴影,一度曾让她失眠。

“求你了,你就一直这样保护沉默,我不想听到那个答案。”

“可是……”叶子锋深深地看着柳冰倩。

“我都説了,你不许告诉我答案,不然的话,我就恨你一辈子,説到做到。”柳冰倩俏脸煞白一片,呼吸急促比。

聂尊昂起头來,看了看天,面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冷冷开口。

“叶子锋,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时间不早了,结界开时间一周一次,过了时辰,下一次就要多等一周。”

众人闻言之下,心头不由一惊。

他们也明白,多等一周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数。

毕竟,高层拍脑袋决定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好,听你的,既然时间如此紧迫,那就走吧。”叶子锋抬起头來,正色看向了远处一个六角光阵。

“诸位,子锋告辞了。”

聂尊赞许地diǎn了diǎn头,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绝对清醒和理智的人,他很是欣赏。

另外一边,柳冰倩听到他打算要走了,心中稍稍放下石头的同时,又是感到有些怅然若失。

她心中默默念道:唉,他这就走了。

蓦然之间。

待她微微一叹,低下头來的时候,却见眼前不知何时起,多了一张有着褶皱的灵纸。

看那灵纸的边缘的纹路,像是由叶子锋买來的。

她微微愣了一下,有些奇怪地弯下腰去,捡起那张灵纸,缓缓摊开。

“等我回來。”

短短是个字,苍劲有力。

看那字迹,赫然便是由叶子锋所写的。

柳冰倩原本阴霾的神情里,见到这句话,立时焕发出了异样的光彩。

“什么。”

她的一颗芳心不断颤动,猛地抬起螓首來,看向了面前:“粗人哥哥。”

然而,晚了片刻。

她的面前,还哪里有叶子锋的存在。

原來就在刚才,叶子锋已经和那个灵武宗的使者,打开了结界,一同踏入其中了……

……

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叶子锋从昏迷中醒了过來,见到如此场景,由于心里有做好一定的准备,所以并沒有马上表现出惊慌。

“聂尊,你在不在。”

“我在。”

聂尊的回答,听起來尤其冷峻,离叶子锋的位置极近。

叶子锋稍稍冷静下來:“聂尊,我们现在在哪里。”

“结界里头。”

简单明了的回答,沒有半diǎn的拖泥带水。

“结界里,那么聂尊,为什么周围会暗成这样。”

他一边來回扫视了一眼,另一边伸出手指,一道血色的雏形火焰立时在指尖燃起。

“住手。”

却听聂尊沒好气地制止説道:“谁允许你diǎn火了,结界位处传送阵的核心,尤其保密,要是你diǎn火看清楚了,灵武宗的一些机密,不就等于让你知道了么。”

“原來如此,子锋一时之间,唐突了些。”

叶子锋淡淡笑着,倒也沒有太过在意对方严厉的説辞。

然而,他自然也是沒有闲着。

下一刻,他索性放出了灵魂天赋,开始探寻起了周围的变化。

阴奉阳违。

聂尊见他听话倒是听话,一时沒有多想什么。

然而,他心中的另外一份疑惑,不由越來越重了。

“噢对了,叶子锋,在我们到星殒城之前,和你説句題外话,你之前,到底是怎么抓到秦晓的,还有,顾念奴他在哪里。”

听到聂尊的话,叶子锋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笑意。

“怎么抓到秦晓的,想必你们在拷问秦晓的时候,便已经得到了答案,何必再來找我对质,至于顾念奴在哪里,我不知道,何况,説到这事,作为主办方的灵武宗,难道不应该反过來,给我们玄门弟子一个説法么,其实我心里还想问,为什么灵武宗是派你來,而不是顾念奴……”

好的回答问題的方式,不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而是用问題來回答问題。

“唔……真的么。”

聂尊紧紧盯着叶子锋的神情不放,看他的样子,不似是在作伪。

“罢了,顾念奴和我之间,根本就不算熟,他失踪了,我才能就此上位,我单单就只是好奇罢了。”

“那么,我现在,已经给你答案了。”

叶子锋微微笑着,如同二月春风般和煦异常。

“是啊,那就随你吧,反正你这样的学子,説到底了,还不是沾了人家绝情上师的光,才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前來。”

聂尊diǎn了diǎn头,指向了不远之处的一个白色大门。

只见那个大门,粉雕玉砌,大气磅礴。

“这是……”

叶子锋眼前一亮,有些疑惑地看着这大门的位置,往前也多走了几步,抬起手來,摸了摸大门,暗中将一个细xiǎo的事物,卡在了门缝之上。

“这就是灵武宗能够在不同地域中穿行的法宝所在,你现在若推开这扇门,便能到达某个灵武宗设下这个大阵的地方……呵呵,第一次來这里,是不是感觉挺鲜的啊。”

“原來如此,还好。”

叶子锋淡然浅笑了一声,diǎn了diǎn头。

“那我敢问一句,还有多久,才能到星殒城。”

“呵呵,你不懂就呆一边去,给我先等着,等真的到了,我再來叫你……”

……

一刻的时间过去,两刻的时间过去了……

聂尊细细地感受了一会儿,眉头渐渐皱起。

许久之下,他忽然猛地抬起头來,脸色里微微有了一丝尴尬。

“这个,不大对劲啊……”

“怎么了。”

叶子锋微微笑着,抬头问道:“莫非是……第一次用这结界,一个紧张,都有些忘了,该怎么计算星殒城的位置所在了么。”

“你……”

聂尊本想説一句“你怎么知道”。

老实説,本來护送他人结界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顾念奴來完成的。

现在,贸然之下,把这活交给他來做,自然不怎么熟稔了。

毕竟,人各有所长,聂尊并不善于计算。

让他聂尊來做阵道上的一些推演,简直就是在难为他了。

奈何他刚把话给放出來,现在缩回去的话,未太掉面子了。

于是他一直拖到了现在叶子锋亲自开口,才有些招架不住了。

“我听説,你是不是会一diǎn阵法來着,叶子锋。”

叶子锋淡然笑了笑:“略懂皮毛而已。”

聂尊闻言之下,大喜过望。

“太好了。”

要是让灵武宗的人,知道他这次失误了的话,那可真是太掉面子了。

所以,叶子锋如果能自己解决问題,那自然再好不过。

“那么,聂尊,这次如果我成功的话,你可算是欠我一个人情了。”

“我……”聂尊闻言之下,稍稍愣了一下。

这怎么还沒到星殒城,自己就平白故欠了叶子锋一个人情了,这也太了diǎn吧。

然而,只是片刻思考后,他便沉沉地diǎn了diǎn头。

“好的,沒问題,我答应你便是。”

“爽。”

叶子锋哈哈大笑了一声,走到大门之前,手速奇比,将自己之前那个卡在缝隙里的细xiǎo事物给抽了出來,随后再抚手按在了门前的阵眼上,静心感受着其中的构造。

“怎么样,叶子锋,成不成了。”聂尊狐疑地看了叶子锋一眼,看他一副神叨叨的样子,似乎还真有可能成功。

“按你的説法,距离星殒城入口关闭的时间所剩几了,你diǎn告诉我,这星殒城的位置所在,大概是哪里。”叶子锋神情肃然,正色问道。

“坐标是四十七,二十八,六十五。”

聂尊diǎn了diǎn头,几乎是脱口而出地説道,然而话刚刚一出口,他马上就后悔了。

不管叶子锋懂不懂阵法,透露坐标的话,基本就是在告诉他怎么利用灵武宗的资源了。

然而,当下,他也懒得管那么多。

灵武宗的资源,説到底了,和他聂尊并沒有太大的关系。

“好,记下了,四十七,二十八,六十五,那大概就是在……这里了。”

叶子锋稍稍停顿了片刻,忽然猛地睁开双眼,朝向前方。

“天地星辰,日月乃成,开。”

只听“轰隆”一声,白色巨门,倏然从中间开,

宜春市中医院怎么样
北海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廊坊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青海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