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校草制霸录 十、小苹果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2:41

校草制霸录 十、小苹果

第二天是平安夜。阅读

这是个地地道道的西方节日,跟传统中国民间习俗格格不入。但近些年来随着国学的衰败、科学技术的大行其道,这个舶来品在小资和商人的吹捧下也逐渐开始风靡,先是京师、淞沪、江宁、羊城等大都市的新‘潮’青年互相送苹果、吃烛光晚餐,然后蔓延到二线城市和大学校园变成聚会狂欢、索要礼物的借口,等‘波’及到淮安府的中学里面时,已经演变成少男少‘女’变相表白的绝佳良机。

淮安府中的风气算不上开放,但也不算保守,尤其在社会实践在课业中占据很大比例的情况下,男生‘女’生的关系被迅速拉近。像舞蹈、话剧、音乐等社团在排练时,拉个手、搂个腰甚至亲个嘴都在情理之中,表白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大逆不道的僭越之事。对于学生的这种行为,只要不是太过有伤风化,校方大多数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这种的态度无异于变相鼓励了校园内男生‘女’生的‘交’往。

当然,也仅仅是‘交’往。

虽然欧风美雨逐渐侵蚀了国人固有的生活方式,但没有经过打倒孔家店和其他一系列文化清算运动,贞洁观念还是牢固地扎根在大部分国人的思想观念中。从名‘门’望族到白屋寒‘门’,都视‘露’水野合、未婚先孕为奇耻大辱。

江水源早上刚进学校的时候,就感觉到整个校园里都漂浮着甜蜜而欢快的气味,连一路上都靠着自己后背打瞌睡的韩赟也为之‘精’神一振,开始四下打量那些秀恩爱的情侣们。

江水源笑着打趣道:“怎么着小赟子,在找你们家浦潇湘?”

“一边撒‘尿’玩泥巴去!”韩赟没好气地骂道,“没吃过猪‘肉’,你还不准我看看猪跑么?”

江水源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説道:“放心,就算浦潇湘不给你送礼物,也会有其他小‘女’生向你表白递情书的!如果你桌肚里的苹果装不下又吃不完的话,记得叫我一声哦,无论帮忙吃还是帮忙拿都不在话下。对于这种好事我还是非常乐意效劳的!”

“哼,你别图现在一时嘴快,等到晚上再看看究竟是谁帮谁吃苹果!”韩赟相信自己绝对是稳‘操’胜券。

话音刚落,就从树后面跳出几个小‘女’生拦在两人面前,眼睛左右打量韩赟和江水源。韩赟不认识她们,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拦住自己的去路,便好奇地问道:“你们是?”

韩赟不认识,不代表江水源不认识:“武阳珍,你怎么又跑来我们学校?小心被你表姐抓住吊起来打!”

“谁怕她呀!”武阳珍大大咧咧地説道。不过她在説话的时候不停四下张望,显然还是怕被柳晨雨发现的,然后贼忒兮兮地指着韩赟问道:“对了帅哥学长,他是谁?你男朋友?”

江水源差diǎn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气急败坏地斥责道:“你胡説什么呢?”

“那他是?”

韩赟刚才也听到了她刚才的“高论”,顿时被雷得骨酥‘肉’烂外焦里嫩,眼下赶紧抢答道:“普通同学!”

“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江水源则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

两个答案大相径庭,而武阳珍的眼神也愈发诡异,有些玩味地説道:“哟,还是青梅竹马呀!”

韩赟万万没想到美好而充满期待的平安夜的大早上,竟然会被一个小‘女’生给无情了!而且这种事情明显是越抹越黑,到最后会百口莫辩,所以他很干脆地选择了临阵脱逃:“我还有作业没写完,我先走了,你们慢聊。拜拜!”説罢背起书包扬长而去。

“説吧,找我有什么事?”江水源气哼哼地问道,“据我观察,在此前后五分钟内是你表姐到达学校的高峰期,如果不想被她抓住并告发的话,你最好长话短説、废话不説,否则你吃竹笋炒‘肉’的时候可别怨我没告诉你!”

听到“竹笋炒‘肉’”四个字,武阳珍吓了一大跳,赶紧又向四周张望了一圈,然后快速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红通通的苹果还有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品盒递给江水源:“这是小‘女’子的一diǎn心意,祝帅哥学长平安夜快乐,并越长越帅,早日成为众所周知红遍全国的国民校草!”

另外两个‘女’生也每人奉上了一个大苹果。

这是江水源第一次在平安夜收到‘女’生的苹果和礼物——尽管这几个‘女’生略略有些,却依然让他感到不胜欣喜,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我还没有礼物给你们呢!”

武阳珍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不用给我礼物,只要你在认认真真学习,老老实实读书,不沾‘花’惹草,乖乖等着我考进淮安府中,那就是给我的最好礼物!”

江水源的那口老血本来已经被他用内力压了下去,此刻又差diǎn喷薄而出。他正准备好好説教一番,没想到还没来及张嘴,便听见某人在远处咬牙切齿地説道:“武!阳!珍!你又来我们学校干什么!你又变着法子作死是吧?”

武阳珍顿时神‘色’一变:“不好!风紧,扯呼!”然后撒开脚丫子就跑,跑了两步还不忘回头叮嘱江水源道:“帅哥学长,记得等着我哟!”

江水源的那口老血终于忍不住喷洒而出。

柳晨雨盯着武阳珍撒‘腿’飞奔出学校,才面‘色’不愉地来到江水源跟前,皱着眉头抱怨道:“你怎么又去招惹武阳珍!你不知道她才初二,什么东西都不懂?”

江水源苦笑道:“我哪敢主动去招惹她?她不来招惹我,我就该烧高香了!”

“哼哼,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不是撩拨她,她怎么会跑来找你?”柳晨雨撅着嘴説道。

“天可怜见,我什么时候撩拨过她?”江水源感觉自己比窦家的鹅还冤枉。

“谁让你长得这样!”柳晨雨嘟囔道。

“……”江水源无言以答,半天才从武阳珍她们送来的三个大苹果里挑了一个小的递给柳晨雨:“今天可是平安夜,不能随便生气的。再者説,武阳珍现在才初二,难免会时不时的中二病发作,那个时候谁没有二过呢?你又何必和她生气?相信等她到了初三面临中考的巨大压力,自然而然就会成熟起来的。看,这是我从这三个苹果里挑出最小的一个,现在送给你,祝班长越长越漂亮、越活越开心

校草制霸录  十、小苹果

!”

柳晨雨满脸通红地接过江水源递过的苹果,柔声糯糯地答道:“谢谢。”

两人并肩走了几步,柳晨雨忽然抬头问道:“为什么你要挑最小的给我?那最大的给谁?”

江水源笑道:“你没听过眼下最流行的那首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种下希望就会收获。’既然是小苹果,当然要挑最小的给我咯!至于大的那些,我带回家自己吃。”

本来江水源是准备用“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diǎn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那句歌词的,不过想到柳大班长的脸皮比较薄,真要説出这句没准会惹恼了她,反而不美,所以临时换成了后面那一句。

“讨厌。”柳晨雨低着头仿佛不胜娇羞,和刚才恐吓武阳珍时简直判若两人。

晋中治疗龟头炎医院
晋中治疗男科方法
晋中治疗男科费用
晋中治疗男科医院
晋中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